科布里奇:中国在不同时间点设定了清晰的国家规划。我曾研究过印度。印度有着一个保护主义的教育市场,外国大学很难在印度建立起来,国家在高等教育上投入的资金也不足以支撑一流大学所需。印度有好的大学,但基础设施跟不上。而在中国,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支持大学基础设施建设,校园科技配备的标准很高。中国在鼓励与外国大学,如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的大学交流这点上很明智。培养优秀人才不需要造火箭的技术,而需要开放政策。从根本上说,中国的开放政策是非常明智的,知识无国界。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起点,并且政府为高等教育建设投入了大量资金。我认为中国现在做得很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