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过自由市场开市后第一个毫无动静的日子后,刚在总决赛落败的波士顿凯尔特人总经理布拉德·史蒂文斯就利用总决赛系列中上不了场的中锋丹尼尔·泰斯与摇摆人阿龙·内史密斯与连常规赛都难以上场的尼克·斯陶斯卡斯、马利克·菲茨、朱万·摩根加上2023年自家的选秀权向印第安那步行者换来双能卫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同一时间,已经转往犹他爵士的前总经理丹尼·安吉也出手,将明星中锋鲁迪·戈贝尔送往明尼苏达森林狼,换回2023、2025、2027年的无保护首轮与2029年有保护首轮选秀权,以及2026年的首轮选秀交换权,搭配上马利克·比斯利、帕特里克·贝弗利、莱安德罗·博尔马罗、沃克·凯斯勒与贾里德·范德比尔特。

这两笔交易除了是凯尔特人前后任总经理接手新职后第一次参与自由市场与第一次交易外,也有许多巧合。例如凯尔特人交易出的诸多板凳有许多人连自家球迷都不认识,而森林狼虽然也送出多位球员,但爵士队球迷却只为了那五个首轮选秀权而疯狂。

这并非丹尼·安吉第一次交易来大量选秀权,在他18年的凯尔特人总经理生涯,几乎就在不断收集首轮选秀权中度过。特别是2013年送出保罗·皮尔斯与凯文·加内特时也从篮网拿了2014、2016、2018年首轮选秀权与2017年的首轮交换权,这次与森林狼的交易可以说是丹尼·安吉变出的老把戏,但也是犹他爵士找丹尼·安吉接手球队的原因。

对一向属于小市场球队的犹他爵士媒体与球迷而言,丹尼·安吉不但出清被许多人认为属于高薪高难度交易对象的鲁迪·戈贝尔,还一口气换回五个首轮,瞬间成为“神之操作”。

但对凯尔特人球迷而言,丹尼·安吉就像只贪吃的花栗鼠,总是双颊、双手塞满首轮选秀权却始终谈不成任何能实质补强球队的交易,最后总是为了不愿意拿出选秀权而错过交易,带着满手的选秀权进入会场,连续几年在选秀会上兑现大量选秀权的噩梦还犹在球迷眼前。

虽然凯尔特人从篮网的选秀权交易中挑选了当今基石杰森·塔图姆与杰伦·布朗,但也由于满手选秀权舍不得交易,让凯尔特人过去几年板凳上充斥着自家挑选的新秀,但养成的结果却极其失败。这次交易送走的阿龙·内史密斯、季中交易送走的罗密欧·兰福德与勉强挤入轮替的佩顿·普里查德都是那一波选秀权噩梦下的产品。

由于过去几季用新秀球员塞满名单,让凯尔特人的板凳极其匮乏,也间接导致凯尔特人在总决赛中只有七又四分之一人可用,让凯尔特人得要在自由市场上努力补强。

过往,凯尔特人一直是一支拙于操作自由球员的球队。一来是寒冷的新英格兰冬天让波士顿的吸引力永远不及洛杉矶、旧金山甚至迈阿密等花花世界,因此直到2016年才有队史上第一个顶薪自由球员艾尔·霍福德加盟。另一个原因,则是凯尔特人过时的操作手法所致。

一如2016年凯尔特人参与艾尔·霍福德以及此时也掀起一番风雨的杜兰特的自由球员面试,当2017年犹他爵士当家球星也是鲁迪·戈贝尔队友的戈登·海沃德成为自由球员时,凯尔特人也配合他的巡回面试行程而将其他球队试图交易小前锋的提案都尽可能拖延。但在自由交易开始的七月一日之前,凯尔特人锁定的步行者的保罗·乔治就被送至雷霆,另一个焦点目标公牛的吉米·巴特勒则被送往森林狼,原本炒得沸沸扬扬的小前锋大集合在自由交易开始前就宣告结束,只剩下凯尔特人陪公子练剑。

对保罗·乔治与吉米·巴特勒寄望甚深的凯尔特人球迷在两人都落空下失望情绪开始蔓延,因为对凯尔特人球迷与媒体而言,球队手中握有的大量首轮选秀权以及到期合约,种种资源都远优于雷霆与森林狼所能够提供的包裹。当球迷与媒体开始抱怨凯尔特人高层不够积极的声浪逐渐升高,市场上开始传出是步行者刻意不肯将保罗·乔治送往凯尔特人,甚至扯出刚接手步行者总经理一职的凯文·普理查德是背后黑手,为的是报自己球员时代在1992年被凯尔特人waive之仇。

说到仇恨值,当1989年交易大限前丹尼·安吉发现老迈的凯尔特人调整体质时送出的筹码是年方29岁正当盛年的自己,而不是当时他向总经理阿诺·奥尔巴赫建议已经32、31岁又分别有腰伤与膝伤缠身的队友拉里·伯德与凯文·麦克海尔,那时候的仇恨值恐怕远远超过普里查德,更被怀疑是他2003年演出凤还巢后开始将2002年打入东部决赛的年轻凯尔特人大拍卖到只剩下保罗·皮尔斯的远因。

虽然波士顿方的媒体放出的风向一度让步行者成为众矢之的,但随着越来越多第三方资讯陆续揭露,步行者在聆听雷霆队包裹的同时也曾经回头询问凯尔特人意见却没有得到正面回复,最后步行者决定把握住手中最好的一份报价,在自由交易开始前就完成交易,让球队可以专心在后续的自由交易操作上。普里查德在交易正式宣布的记者会上更直言交易后凯尔特人方传出的包裹线%,爆料者是另有所图,狠狠地打脸那些企图用乌贼战术转移焦点的拙劣手法。

事实上,当时凯尔特人为了签下戈登·海沃德之后能够再透过埃弗里·布拉德利、杰·克劳德与马库斯·斯马特与数个首轮选秀权的包裹换得保罗·乔治或吉米·巴特勒,好组成以赛亚·托马斯、艾尔·霍福德、戈登·海沃德与保罗·乔治或吉米·巴特勒的四星组合,而刻意放慢脚步。机关算尽的凯尔特人却没想到原本可能只是过场的戈登·海沃德却认认真真地听完所有球队的简报,当他七月四日终于宣布将加盟凯尔特人时,市场上的自由球员已经几乎宣告底定。不但保罗·乔治、吉米·巴特勒早就已经换队,其他可能选项也都各有所属,而戈登·海沃德签约金额与薪资没算好的凯尔特人还得要将埃弗里·布拉德利送往活塞以空出足够薪资来签下戈登·海沃德,不但搞得灰头土脸,也让原本该是后续交易重要基石的埃弗里·布拉德利八百万年薪合约成了泡影。

当然,凯尔特人在赌输后又投入更投机的欧文交易,把球队搞得四分五裂那是后话。

一如季中交易分析中提及,跟视选秀权如命的丹尼·安吉相比,布拉德·史蒂文斯并不执着于选秀权。也许是执教凯尔特人期间一直无止境的新秀养成,或者是接班人艾米·尤杜卡同样不擅长养成,让布拉德·史蒂文斯乐于将首轮选秀权加入交易中。为了摆脱肯巴·沃克的顶薪合约不惜送出2021年首轮,为了网罗德里克·怀特送出刚结束的2022首轮与2028首轮交换权,而这两个首轮可说间接地成为自由市场开始前马刺交易德章泰·穆雷的喊价比较基础。

有了这么多可循前例,在与步行者的交易中,凯尔特人决定送出2023年的首轮选秀权显得理所当然,也让步行者有促成交易的另一个动力。

对凯尔特人而言,总决赛中的七又四分之一轮替球员全部获得保留,还能换得2017年新人王的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可以说是完全无痛升级。如果算上自由球员市场上网罗2017年也曾锁定但无缘的替补中前锋达尼罗·加里纳利,再加上还有约莫半个月有效期限的17.1 M的Traded Player Exception(TPE)可以运作,这次的操作可说是极其成功。

对步行者而言,自从上个赛季吹响交易号角后,马尔科姆·布罗格登被放在谈判桌上就已经不是新闻,特别是泰里斯·哈利伯顿在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受伤后的表现,让步行者更有进行交易的本钱,但步行者一直没有收到合意的包裹。面对愿意交出2023年首轮选秀权的凯尔特人,步行者错过这个村可能就没有这个店。

就像2017年的步行者,这一次总经理普里查德再次选择把握机会,专注在未来重建的工作上。

尽管凯尔特人的包裹中有许多没有名气的球员,但尼克·斯陶斯卡斯与马利克·菲茨的2022-23赛季为不保证合约,步行者可以轻易地选择挥弃。身为2020年第十四顺位的阿龙·内史密斯在2020-21赛季后半段有优异的防守与拼劲,对步行者而言还有可以发展的潜力空间。至于包裹中薪水最高的丹尼尔·泰斯一直是合格的蓝领中锋,无论是留下做备胎或是再交易之用,都还有运作的弹性。

更重要的是决定马尔科姆·布罗格登的未来后,步行者可以进一步的清出空间进行后续的交易与操作,甚至进一步的出清阵中已经不在未来蓝图中的其他球员。

对凯尔特人而言,总决赛中暴露了球队诸多弱点,除了最显而易见的板凳深度与得分能力外,凯尔特人没有一个能稳定球队攻守的控球后卫是另一个无法与金洲勇士抗衡的原因。而纵观整个季后赛,凯尔特人在关键时刻没有任何人能挺身而出,东部决赛更是拜热火队吉米·巴特勒最后一击失手而侥幸过关,这才是凯尔特人过去几季总是在关键时刻落败,始终走不出东部的根本原因。

总决赛第五战的上半场当勇士进球后,凯尔特人中锋罗伯特·威廉姆斯发进场球给禁区搭档艾尔·霍福德,此时凯尔特人的首发锋线杰森·塔图姆、杰伦·布朗都已经到了前场,于是艾尔·霍福德只能将球回给进场后的罗伯特·威廉姆斯。接到烫手山芋的罗伯特·威廉姆斯一脸无助,因为在凯尔特人的半场进攻中,偶尔站在高位的罗伯特·威廉姆斯连运球三次都有困难,更遑论要带球过半场。无助的他只能选择往前冒险长传,而成为勇士狙击的对象。

此时凯尔特人的首发控球后卫马库斯·斯马特人在何处?他老兄已经埋伏在底角三分线外准备进攻,就这样放着两个中锋处理进场球。

有这样一个在关键比赛中毫无自觉地首发控卫,凸显凯尔特人在控球位置缺乏能稳定球队军心并指挥全局的问题。季中交易来的德里克·怀特在总决赛中一度连顺利运球过半场都有困难,进攻时更常直接将球交给杰森·塔图姆与杰伦·布朗单打,到一旁担任等球射手,同样无法担任组织工作。

马库斯·斯马特与德里克·怀特常规赛的三分球命中率分别是33.1%与30.6%,虽然季后赛进步至35.0%与31.3%,但这样的外线投射能力对大量倚赖三分球替杰森·塔图姆与杰伦·布朗拉开空间的凯尔特人而言并不合格,让对手更能肆意包夹。

相较之下,生涯三分球命中率37.6%的马尔科姆·布罗格登是个相对稳定的射手。虽然因为步行者的战绩欠佳,让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只有2019-20赛季代表步行者打入季后赛但惨遭热火横扫,却也留下21.5分、10.0助攻的好成绩,三分线%的命中率。即使在角色不稳定的雄鹿,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季后赛也有10.3分、3.1助攻与37.7%三分球命中的成绩,除了可以控球,更可以扮演稳定的外线得分手,无论首发或是替补,都可以胜任。

马尔科姆·布罗格登是2016年的第二轮第36顺位,先是在年轻的雄鹿中逐步成为固定轮替,对公牛队写下大三元,最后更在三月站稳球队首发控球之位,让他以10.2分、4.2助攻与1.1抢断拿下新人王。

2016年是选秀大年,状元本·西蒙斯因伤缺席新秀季,榜眼布兰登·英格拉姆深陷湖人泥淖闹剧,杰伦·布朗在起飞的凯尔特人中只是替补,第四顺位的德拉甘·本德尔与第五顺位的克里斯·邓恩始终是笑话。最受瞩目的前七顺位新人中只有第六的巴迪·希尔德与第七的贾马尔·穆雷的成绩与马尔科姆·布罗格登相仿,诸多热门新秀完全被出自名校弗吉尼亚大学,以球商高、地板高但天花板相对较低的马尔科姆·布罗格登抢了风采。

由于六尺五的身高,让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在雄鹿时期一直在控卫与得分后卫之间游移,特别是2017-18赛季埃里克·布莱索入队后就让他被迫移往二号位置。当马尔科姆·布罗格登转往步行者后开始专任控球后卫,三个赛季写下平均18.9分、6.3助攻、5.1篮板的佳绩。

这样的背景,让马尔科姆·布罗格登有其他一帆风顺的球员没有的心态与抗压力。

尽管步行者的战绩不佳,但马尔科姆·布罗格登本季在17场进入关键时刻的比赛中可以攻下3.5分,居联盟第十位。2019-20赛季是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在关键时刻表现最佳的一季,常规赛可以攻下联盟第20位的3.1分,季后赛虽然只打四场,在唯一一场逼入关键时刻的比赛中马尔科姆·布罗格登以两次出手全部命中攻下5分。在人才济济的雄鹿中马尔科姆·布罗格登担任的比重不如步行者,但在更完整的体系下,马尔科姆·布罗格登的命中率更加抢眼。

如果拿凯尔特人第一主将杰森·塔图姆的关键时刻做对比,近两季成为凯尔特人王牌的杰森·塔图姆虽然在助攻上有先天弱势,在得分上对比马尔科姆·布罗格登丝毫并不逊色,但是两人命中率却有相当的差距,特别是三分线外的把握度更是鲜明。

这一季的季后赛中杰森·塔图姆的得分只有1.1分,出手0.7次远低于常规赛的2.6次,几乎只能靠罚球取分,让凯尔特人只要在进入比赛尾声时不能取得两位数领先优势就有随时可能翻船的危机。

对凯尔特人而言,补入马尔科姆·布罗格登最重要的意义,就是在关键时刻有个能够控球掌握节奏,可以独自取分,也可以在三分线外埋伏的大赛球员,这是凯尔特人自身多年养成后始终无法培养出来的类型。

即使有这些优点,但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始终无法脱手自然也有其原因,而这个原因更是显而易见,就是他的健康与耐战度。如前面所提,泰里斯·哈利伯顿能够证明自己可以扛起步行者控球重任的原因正是因为马尔科姆·布罗格登缺赛,这一季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只有36场出赛。事实上,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在六年的职业生涯中只有新秀赛季出赛超过70场(75场),也只有2018-19合约年有64场的出赛,其余的赛季落在48至56场之间,并在这个赛季落到生涯低点。

健康正是其他球队不愿意拿出太多筹码来交易马尔科姆·布罗格登的原因,特别是他与步行者在2021年又签下延长合约,还有长达三年直至2024-25赛季的每年两千万等级保证合约,可说是有极高风险的商品。

相较之下,原本已经有马库斯·斯马特担任控卫,杰伦·布朗稳定在二号出赛的凯尔特人有余裕让马尔科姆·布罗格登以替补的角色出发,不仅可以降低他的每场出场时间,甚至可以让他有养伤缺赛的空间。

特别是凯尔特人的主要八人轮替都还在阵中,让马尔科姆·布罗格登的缺赛不至于伤筋动骨。

如果纵观整个凯尔特人的阵容与季后赛的调度,季后进行补强最困难的地方在于两点,第一个是凯尔特人几乎没有松懈余地的all switch防守策略,另一个则是能否获得主教练艾米·尤杜卡的信任。

马尔科姆·布罗格登的防守一向有不错的评价,虽然并非无坚不摧的大锁,但高球商与高球场判断能力让他一直可以做出正确的判断。他在防守端最大的问题是凯尔特人这套高强度防守相当依赖体能与意志力,而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容易受伤的身体素质就成了最大的问号,特别是当他过度投入时是否反而会成为他受伤的原因,是凯尔特人在使用时最需要考虑与斟酌之点。

2021-22赛季的开幕战,第一次担任主教练的艾米·尤杜卡就只用了九位球员,整个赛季几乎每场比赛都只有8-9位球员能够上场,长期过度使用球员的问题在总决赛系列中彻底拖垮了这支球队。而背后的原因,是艾米·尤杜卡只会使用能获得他信赖的球员,即使是与核心主力球员有多年搭配经验的丹尼尔·泰斯,也只有在罗伯特·威廉姆斯与艾尔·霍福德受伤下才有出赛机会。

说句玩笑话,如果当年肯拼肯缠的艾米·尤杜卡是在伊姆·尤杜卡手下效力,那伊姆·尤杜卡可能永远不会让艾米·尤杜卡上场比赛。

马尔科姆·布罗格登的球赛阅读能力与打球态度没有问题,加上他出身与艾米·尤杜卡有同事情谊的迈克·布登霍尔泽门下,取得艾米·尤杜卡信任应该不会是太大的困难,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自身的健康上。

马尔科姆·布罗格登加上以中产加盟的达尼罗·加里纳利,让凯尔特人在板凳上多了两名有经验的可用之兵,都可以提供与原本凯尔特人球员不同的功能面向,是相当到位的补强,修正了季后赛的缺陷。

更重要的是凯尔特人的主力球员目前合约几乎都在2024-25赛季之后才结束,只有年纪较长的艾尔·霍福德剩下一年合约,而2023-24赛季到期的杰伦·布朗即将可以洽谈新约,让凯尔特人核心球员的合约状态相当稳定。就如同季中交易所说:布拉德·史蒂文斯替艾米·尤杜卡打造了一支可以有至少两年甚至三年稳定发展的核心阵容,这是布拉德·史蒂文斯当教练时所没有的余裕。

对比过去18年不曾间断的各种交易传闻与闹剧,虽然布拉德·史蒂文斯当主教练有诸多缺点,但作为总经理,布拉德·史蒂文斯远比只爱交易收集首轮选秀权的丹尼·安吉更为称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