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届维拉诺瓦野猫队夺冠,21岁的米卡尔-布里奇斯作为最高等级的侧翼参加选秀大会。在一个重视年轻人和潜在上限的当今选秀中,布里奇斯公认的技巧和可靠性,已经让球探和分析师们认为他有能力在第一天就给球队做出贡献。

米卡尔-布里奇斯在维拉诺瓦度过的三个赛季,在主教练杰-赖特的最后一个赛季里,他彻底打出来,奠定自己的位置。从一所名不见经传的费城小学校到两届NCAA冠军的主力成员,布里奇斯逐渐成长,并将精英赢球文化融入到他的风格中(三年间,他们103胜13负,这里真的没有打错数字)。

布里奇斯拥有6英尺7英寸(2.01米)身高和210磅(95公斤)体重,并有大概7英尺2英寸(2.18米)的臂展(布里奇斯没有参加联合训练,所以没有官方体测数据)。他展现了每支NBA球队都需要的理想体型。这位2018年大学篮球的朱利叶斯-欧文奖的获得者,被誉为比赛中最好的小前锋。布里奇斯能够攀升到大学比赛的巅峰并不是小小的成绩:这证明了他的职业道德和毅力,他有几项数据冲进了全国前十:进攻效率(第8)、进攻正负值(第5)、总正负值(第4)、进攻胜利贡献值(第4)和总胜利贡献值(第3),这代表着他有能力给一直赢球的球队带来精英级别的贡献。

布里奇斯在球场两端的表现方式非常的惊艳。就像许多花时间在赖特体系下打球的球员一样,他的表现给人一种沉静中的信心,同时又稳健地提供输出。他在进攻方面有着非常出色的空间感,能够找到防守者的空隙,在外线投射和切入突破中找到平衡。当接球跳投时,他有着非常快和高的出手点——充分利用了臂展和弹跳最高点的优势,这让防守者非常难以防守。

布里奇斯也是一个机动性很出色的选手,他的运球急停,突然启动或者利用掩护在外线进攻的能力都很强。尽管他喜欢立刻出手,但如果不是出手的时机,他不是一个球霸,虽然作为组织者他的助攻不多,但是他能够很好地阅读比赛情况并保持进攻。

他的得分能力有很多种,大部分人会指出他的远投。他在本赛季接近250次尝试,投出了43%的命中率(NBA的三分射程达到了38%),但布里奇斯也可以在篮下得分。他不是一名弹跳出色的运动型球员,但却是一个优秀的直线突破手,不需要额外的努力就可以完成进攻。

尽管布里奇斯本赛季在进攻端突然暴走,和杰伦-布伦森与东特-迪文琴佐达到同一水准,但他在过去三个赛季的防守表现令人印象深刻。他可以很自然地成为外线领防者,他的脚步、直觉和横向移动速度都是作为防守后卫时的优秀武器。此外,他的臂展也可以用在防守侧翼上。布里奇斯是一个完备的协防者,可以用来补防突破和掩护,由于他的身体条件出色,他可以舒服地从1号位防守到3号位。

布里奇斯的下限可能在预选前十的球员中,仅次于卢卡-东契奇,所以如果球队希望能够得到立刻提供贡献的球员,他可能会是一个较好选择。

当我们谈论有乐透天赋的高年级球员时,他们的全能性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然而在当今时代,这种情况反而容易被当成弱点,一部分原因是他们的缺点基本上都已经固定,另一部分原因是,全能意味着天花板并不高。

对于布里奇斯来说,他基本上不会出问题,现在球探和总经理们正在考察他是否适合球队的体系。全面自然可以融入任何体系,因为没有多少球队有太多的全能球员。但在剖析这种适合性时,一些人可能会质疑他的身材是如何诠释防守的,如果可以的话,布里奇斯应该增加一些体重来防守更大尺寸的侧翼,他是一个足够可靠的后卫,他仍然能够在外线防守大一号的对手,但是如果出现内线球员打错位,他的体型可能就不太能对付这种变化了。

在进攻端,布里奇斯作为组织者和出手创造者的能力有些欠缺,对他或者其他人来说都是,他没有太好的处理球的能力,并且承担更多进攻责任时可能会丧失球权。在前十顺位当中,球队希望他们能够得到创造进攻能力更强的球员,但在正确的体系中,布里奇斯不该成为这样的角色,他的篮球智商应该可以弥补一些缺陷。

布里奇斯是典型的卡莱尔式球员,他能够完成卡莱尔在联盟中寻找的一切要求,并且能够在加入达拉斯的第一场比赛就有所贡献。对于达拉斯令人遗憾的侧翼,布里奇斯能够供可靠性和稳定性,他也拥有着卡莱尔喜欢的灵活性,用他来防守多个外线位置是极好的。

长远来看,我们可以把布里奇斯作为得分后卫,他大多数时间被视为小前锋,但我们认为布里奇斯的防守速度可以达到得分后卫的水平,并且能够为小丹尼斯-史密斯在攻防两端保驾护航,还能让哈里森-巴恩斯主打他喜欢的位置。由于他的身高,卡莱尔可以将他在一定时候挪到小前锋位置上,因为卡莱尔喜欢用更多的后卫,巴恩斯也可以打四号位,这将是无缝衔接。

小牛队唯一需要问自己的问题是,如果布里奇斯能够提供良好的价值,那么他应该保持在第五顺位,他是东契奇之外这组潜在新秀中最确定的,但其他人显然拥有更高的上限。如果小牛想在下赛季尽快重返竞争力,不想为了未来投资,那么米卡尔-布里奇斯拥有公认的能力,他们可能向下交易换来一点别的筹码。了解自己需求并去追逐不是错的,在选秀中获得适当的回报也没有错。

在布里奇斯没能打出成绩的时候,他可能会被类比为托尼-斯内尔,但甚至可能还要再好一点。如果有所建树,他可能成为罗伯特-考文顿级别的球员,他没有考文顿的身材,但具有相似的全能性,并且有和主力球员们粘合的能力。

如果布里奇斯进一步提高,在他最高的水平上,他可能达到克里斯-米德尔顿甚至克莱-汤普森的水平,米德尔顿有更高的创造投篮的能力,而汤普森则是所有球员中最纯粹的射手之一。但考虑到布里奇斯的高光只持续了一年,他可能还有更多的潜力等待开发。

如上所述,其实布里奇斯应该是一个不错的10顺位以内的球员,而且这个球员有赢家文化,的确是卡莱尔欣赏的类型。然而马修斯没有离队,用5号秀最好还是填补内线的两个位置更合适一些,我们虽然想过立刻触底反弹,但就现在的实力想要冲击季后赛或者走更远非常难,但我们有时间等他们成长。

也就是说,如果是2004-11年的小牛,突然用球员换来了一个前十顺位,可以在顶尖队伍中补充一个非常可靠的轮换球员,而且他可以直接进入队中。但在弱队,大家还是希望拥有更高天赋的球员,即便天赋不能兑现,却也有更好的想象空间——吸引球迷,得到更多上座率,有时候并不是只看硬实力,陪伴高天赋球员成长,也是选秀的未知中刺激的一部分,我们不能一句话就把一个人的未来说死。

当然最后那句也许是一个好选择:如果小牛觉得布里奇斯非常合适,向下交易可以得到优质的年轻球员或者未来新秀,选择也是合情合理的。但需要连续操作交易马修斯,吃下大合同中锋,这套操作顺序上就太多的未知,难度也是极大的。如果考虑到球迷认为摆烂一年却只拿到一个平庸的轮换产生的不满情绪,那么还是直接落下来哪个高顺位内线直接选了容易一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