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蜘蛛侠:平行宇宙》上映后,不仅票房以小博大(不到1亿美元投入获得3.755亿票房),还让那些骂索尼不会玩超级英雄IP的漫威迷闭了嘴。

2019年颁奖季,《蜘蛛侠:平行宇宙》力压两部迪士尼动画《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和《超人总动员2》,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在与迪士尼的竞争中扳回一局。

以往,迪士尼在动画领域占绝对统治地位,此前多部动画如《超人总动员》、《勇敢传说》、《冰雪奇缘》、《超能陆战队》、《头脑特工队》、《疯狂动物城》、《寻梦环游记》都是票房、口碑、大奖三丰收。

这次,票房、口碑、奖项却被索尼一并赚到,对随后与漫威的谈判增加了不小的砝码。很多评论文章都指出,索尼根本不需要与MCU联动,自己就能做得足够好。

影迷对电影的高度评价是“每一秒都有惊喜”。本片不断带来惊喜的根本原因,源于索尼的新创意,简单来说,就是迪士尼用过的套路,我坚决不用。

反套路的英雄设定、充满故障美学的2D+3D混搭画风、平行宇宙概念的引入、板鞋+涂鸦+说唱等年轻人的流行文化……为了配合动画的整体画风,索尼让旗下哥伦比亚影业的标志“火炬女郎”也玩了一把平行宇宙,以显示对本片的重视。

《蜘蛛侠:平行宇宙》取得成功,是索尼在动画和超级英雄两个领域对迪士尼的有力回击,所以续集一定会有,现在实锤终于来了。

近日,索尼动画发布了一支先导预告,以及先导海报,并公布《蜘蛛侠:平行宇宙2》北美定档2022年4月8日。

从仅有10秒的先导预告逐帧拆解来看,除了主角迈尔斯的蜘蛛标志,还可以看出粉白配色的格温,经典红蓝配色标志的传统蜘蛛侠,以及偏暗黑的标志(或暗示毒液加盟?)。

此消息一出,立刻引起“平行宇宙蜘蛛侠”迷的欢呼。既然第一部建立了与传统超级英雄电影极强的区隔,大获成功,对续作的期待值更为膨胀。

生活在纽约的邻家男孩迈尔斯,有一个样板式的美国家庭。爸爸是NYPD(纽约警察局)的巡警,妈妈在医院工作。

迈尔斯凭自己的实力考入重点中学,但他只想做一个普通少年,听听嗨曲、玩玩涂鸦。因为爸爸给他的压力太大,总希望他能像狄更斯的小说一样拥有“远大前程”。所以他和叔叔的关系比和爸爸更近。

叔叔带迈尔斯去地铁玩涂鸦时,这位普通少年和彼得·帕克一样,被42号特异蜘蛛咬了一口,身体瞬间产生变化,拥有了蜘蛛侠的超能力。

当迈尔斯被自己身体产生的变化吓到,回到地铁废弃处找原因时,恰好遇到反派Kingpin和迈尔斯所在世界的蜘蛛侠大战。

Kingpin想通过建在纽约地下的量子对撞机(collider),打开平行宇宙大门,找回曾经被蜘蛛侠间接害死的家人。

但是蜘蛛侠一定要关掉对撞机,因为这项技术还不稳定,打开平行宇宙大门会引发不可预知的灾难。在与绿魔打斗过程中,蜘蛛侠被绿魔塞进平行宇宙大门,导致Kingpin这次尝试失败。

但蜘蛛侠却在Kingpin和手下的围攻下牺牲。牺牲前,蜘蛛侠把关闭对撞机的U盘交给迈尔斯,拯救世界的重担落在这位少年身上。

被委以重任的迈尔斯发现,这次平行宇宙开启的错误引发一系列怪事。原来蜘蛛侠不止一个,五个不同宇宙的蜘蛛侠都因为时空错误,来到迈尔斯所在的宇宙。

这些来自不同时空的蜘蛛侠,加上刚刚被咬过的迈尔斯,一共六个蜘蛛侠出现在同一宇宙中。

最终,主宇宙的迈尔斯与其他五个时空的蜘蛛侠通力合作,阻止了反派的邪恶计划,并通过再次开启的平行宇宙大门,把大家送回各自时空。

在拯救世界的过程中,迈尔斯终于悟到那句蜘蛛侠金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含义,获得成长。

迈尔斯坦然接受成为超级英雄的所得与失去,即便不能拯救所有人,也要在一次次被打倒后站起来,继续帮助其他人。

曾经只想做普通少年的迈尔斯,换上一套极具90后00后风格的战衣,用涂鸦喷上新的蜘蛛侠LOGO,接替彼得·帕克成为守护自己宇宙的超级英雄。

此时背景声音中除了那首非常好听的主题曲Sunflower,画面中还出现平行宇宙开启的特效,以及格温约迈尔斯出来的声音:迈尔斯,你现在有空吗?

第二处彩蛋在演职员表结束后,出现的是蜘蛛侠2099和他的AI秘书莱娜。蜘蛛侠2099来自未来,这个角色最早是在1992年的《Marvel Age》第114期中登场。

蜘蛛侠2099本名米圭尔·奥哈拉(Miguel OHara),曾经是邪恶公司炼金术(Alchemax)的科学家。他在在研究人与蜘蛛DNA融合的过程中,意外获得蜘蛛侠超能力,并开始与邪恶的炼金术公司对抗。

请注意,《蜘蛛侠:平行宇宙1》中迈尔斯和彼得·本杰明·帕克去重新下载摧毁对装机资料的公司,就是炼金术公司。电影已经为蜘蛛侠2099的出现埋下伏笔。

从片尾这个重要彩蛋可以看出,蜘蛛侠2099不仅可以全程监控几个平行宇宙,他还可以使用手环在各个平行宇宙中自由穿越。

也就是说,《蜘蛛侠:平行宇宙》第一部的穿越仅仅是试水,穿越路径还不稳定。到了第二部,主角可以安全地在几个平行宇宙中穿梭,进而扩展剧情的发展。

结合第一个彩蛋,即迈尔斯听到格温的声音,第二部的故事线,极有可能是迈尔斯主动穿越到其他宇宙,与更多蜘蛛侠联动。

《蜘蛛侠:平行宇宙2》的剧情,很有可能基于平行宇宙大门随意打开这一原点展开:

蜘蛛侠系列中除了超级英雄个人成长心路和大战反派,最吸引人的剧情莫过于主角与女孩的虐恋。尤其是托比·马奎尔和克尔斯滕·邓斯特版的《蜘蛛侠》三部曲中,彼得·帕克与MJ之间若即若离的纠结劲,让人看得直起急。

在托比·马奎尔版的《蜘蛛侠1》中,蜘蛛侠大雨倒挂与MJ亲吻的镜头,成为电影史上不可磨灭的经典。《蜘蛛侠:平行宇宙1》也有对这一经典爱情镜头的致敬。

《蜘蛛侠:平行宇宙1》里的迈尔斯和格温仅仅是初次相见,互有好感,并且在共同作战中相互欣赏。

另外,在已经出版过的原始漫画中,迈尔斯和格温已经成为情侣,所以两人的爱情一定会是第二部的重点。

蜘蛛侠系列的另外两条线索,一个是蜘蛛侠充当纽约市的“义警”,与警察局之间微妙的关系;另一个就是彼得·帕克与梅姨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蜘蛛侠身份给家人带来的危险性。

这两条重要线索,在《蜘蛛侠:平行宇宙》被巧妙融为一体,迈尔斯的父亲既是家人,又是纽约警察,面对自己儿子的蜘蛛侠身份,他该何去何从?

《蜘蛛侠:平行宇宙1》中的反派除了Kingpin,还有女章鱼博士丽芙(Liv)。

章鱼博士第一次出现在电影中,是托比·马奎尔版《蜘蛛侠2》,由阿尔弗雷德·莫里纳(Alfred Molina)饰演,形象与漫画极为符合,是一个中年胖男人。

章鱼博士这一角色,可以说是整个系列漫画中与蜘蛛侠战斗最长,关系最为复杂,也是最强大的一个。

他不仅单独与蜘蛛侠为敌,还纠集了沙人(Sandman)、秃鹫(Vulture)、电王(Electro)、神秘客(Mysterio)和猎人克莱文(Kraven the Hunter)五大反派,组成所谓初代“邪恶六人组”(Sinister Six),共同与蜘蛛侠作战。

章鱼博士是《蜘蛛侠2》的反派、沙人是《蜘蛛侠3》的反派、电王是《超凡蜘蛛侠2》的反派、秃鹫是《蜘蛛侠:英雄归来》的反派,神秘客则刚刚在荷兰弟的第二部蜘蛛侠solo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中登场。

《蜘蛛侠:平行宇宙1》中的女章鱼博士与漫画原作不是同一个人,是电影全新创作的角色,而且也很厉害。

唯一没有上过电影的邪恶六人组成员猎人克莱文是出现在荷兰弟版蜘蛛侠中,还是会出现在《蜘蛛侠:平行宇宙2》中?

上文提到,《蜘蛛侠:平行宇宙1》最后的彩蛋是蜘蛛侠2099的出现。既然这一角色已经作为彩蛋亮相,一定会在第二部中有所表现。

猜测1:《蜘蛛侠:平行宇宙1》中的各位蜘蛛侠并没有掌握开启平行宇宙的能力。而彩蛋中的蜘蛛侠2099是掌握这项能力的,所以他很有可能是带领迈尔斯穿越的重要角色。

猜测2:蜘蛛侠2099在漫画中的主要敌人是炼金术公司,这个公司在第一部中已经出现,接下来是否会继续酝酿更大的阴谋?

在《蜘蛛侠:平行宇宙1》中,平行宇宙中的五位各具特色的蜘蛛侠亮相,让人印象最深的还是负责搞笑的蜘猪侠。

除了平行宇宙玩出一条新路,索尼也成功复活了毒液。《毒液1》也是以较低的预算获得了不错的票房,让索尼赢利不少,而且影迷非常喜欢汤姆·哈迪塑造的这个可爱又迷人反派角色。

一手“平行宇宙”,一手“毒液”,这两张牌都是索尼用来回击迪士尼的重要武器,而且势头都不错。所以,很多呼声都希望这两个宇宙可以联动一下,形成合力,可能会产生1+1>2的效果。

就在索尼发布《蜘蛛侠:平行宇宙2》定档消息和先导预告后,推特上一个名为Le Cinéphiles的博主发布了一则奇怪的推文:迈克尔·杰克逊的蜘蛛侠将会出现在《蜘蛛侠:平行宇宙2》中。

这条推文看起来有些无厘头,天王杰克逊已经离去多年,和蜘蛛侠又有什么关系呢?

迈克尔·杰克逊在九十年代末曾经找到过斯坦·李,两人进行过多次商谈,杰克逊想过收购漫威,甚至考虑出演斯坦·李最得意的作品《蜘蛛侠》。但最后,这比足以震惊世界的交易没有谈成。

除了以上对《蜘蛛侠:平行宇宙2》看点的总结,这次索尼发布预告和定档消息的时间也十分微妙。索尼和迪士尼在今年进行了两次尴尬的谈判,第一次把蜘蛛侠谈跑了,第二次又谈了回来。

尤其是第二次谈判,双方决定再度合作,荷兰弟将继续出演MCU体系下的蜘蛛侠。

这次谈判刚结束不久,索尼就急急忙忙放出自己蜘蛛侠新作的消息,与迪士尼针锋相对的意图十分明显。

2020年到2022年期间,会有一迪士尼/漫威下一阶段的超级英雄电影,到时《蜘蛛侠:平行宇宙2》能否掀起像前作这样的风潮,也不好说。

那个理所当然且由衷而发的去帮助其他人的人,毫无疑问才是一位真正的超级英雄。——斯坦·李

蜘蛛侠这一超级英雄IP,之所以能经久不衰,斯坦·李的答案是,每个人都能戴上蜘蛛侠面具去帮助别人,对受到帮助的人来说,你就是TA的超级英雄。

蜘蛛侠始终都以“你的好邻居”形象出现,无论是《蜘蛛侠:平行宇宙》中的迈尔斯,还是托比·马奎尔版蜘蛛侠,以及安德鲁·加菲尔德饰演的超凡蜘蛛侠,再到2019年闹得分分合合的荷兰弟蜘蛛侠。

所以,《蜘蛛侠:平行宇宙》,不同于迪士尼/漫威一群拥有超人能力的英雄的大集合,索尼更愿意从像迈尔斯这样的普通少年切入,表现一个邻家男孩获得超能力后,能力和责任匹配过程中的成长历程。

毕竟,美国队长、钢铁侠、绿巨人、黑寡妇、雷神、绯红女巫、星爵……这些角色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太远,而蜘蛛侠就生活在我们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